【第三話】 製冰廠小開

看著左右兩排熟悉的大黃燈籠高掛,我拿起相機拍下不知所云的相片一幅。

黃燈籠陣列像是有股魔力,任何帶著相機來到此地者皆不由自主停下腳步將鏡頭移往那方向,我幾乎可以斷定它將又是一張毫無創意的俗氣黃色作品。「別杵在這兒浪費時間」,清晰的聲音從心底湧現,我決定即刻離開。

怎知燈籠無止盡延伸,走了許久我始終擺脫不了。左前方一對身穿制服掛著草綠色書包的學生情侶迎面撞了我肩膀,因為我為了閃避右側拿冰淇淋像飛碟一般之字型移動的小孩而向左跨了一小步。這一碰我才醒來,原來我哪兒也沒去,一直傻在原處無意識地從不同角度朝那燈籠一連拍了三張,如果再多站幾秒,我肯定要被人群淹沒,往黑暗的旋渦裡去,咻地消失不見,只剩那個原本在我手中包著營養三明治的紙袋留在地表。街道又恢復喧鬧,紙袋隨遊客不止息的步伐跳起躄腳的華爾滋,或迪斯可,忽前忽後,時高時低,人潮依舊不斷往來著,紙袋於是不能歇息地飄著飄著,而我早已被遺忘。我在基隆廟口夜市。

稍早之前為了停車問題在週邊繞了幾趟,我坐副駕駛座,臉色由香轉臭,但是大家都稱讚我,說我修養特佳,要是在以前,我肯定是要罵髒話的。生活即是一種修行,幾十年下來,我的呼吸早已能隨遠方山林的生息吐納,進入禪定的境界。

後來發現其實那兒有幾處公有停車場距離頗近,只是入口標示不清,不好找,而且你不知道前方左側車道那一排長龍到底是在等紅燈準備左轉的還是排隊要進某個停車場的。等到發現那確實是進場隊伍時,已經錯過隊伍尾巴,得重新繞一圈,紊亂不堪的號誌與車流使得這一圈就像環島一圈那麼遠。基隆大概是全世界交通最糟的城市之一,而我恐怕是全世界找車位脾氣最好的。幹。

從前當兵的時候隊上有兩位同袍姓「尤」,一個老一個菜。老的那個綽號叫「魷魚」,於是菜的這個就順理成章被大家叫做「小卷」。小卷與我梯數相近,年齡相仿,學歷相當,資歷相符,我倆自然而然成為好友。軍旅生活就是如此,交朋友的選擇性不多,你倆只要有一點關聯性的雷同,比方來自同一個城市或喜歡同一個女星,那你倆就是莫逆之交了。我和小卷每天可以聊上八個小時,很快地便聊無可聊,而聊到了飼養寵物這樣無聊的話題,我說我想養老虎,因為牠跟女人最像,應可使我獲得啟發,他說他想養企鵝,我說企你媽你這人不切實際。後來才知道原來他家開製冰廠,就在基隆廟口附近。

小卷長得黑黑的,算不上英俊,我第一次覺得他帥,就在廟口夜市。他父親的製冰廠稍有歷史,在當地已頗具名氣,是大多數店家與攤販的冰塊供應商,所以跟小卷去廟口夜市不管吃什麼都是不用排隊的,有些甚至不必付錢。他同時是一個稱職的導遊,告訴我這家老闆有四台BMW七系列,自己一台,每個老婆各一台;那家招牌上寫著三十五年奶油螃蟹老店的攤子其實開業還不足三點五年。我覺得自己就像是國台辦的高官,陪著我的則是基隆市長,當時我還年輕,非常享受那種橫著走路的感覺。往後數年,我們各自打拚自己的事業,各忙各的,慢慢失去聯絡,不過最主要的因素可能與我一換女友即被逼迫更換手機號碼有關。

往事歷歷在目卻又不堪回首,當年我確實曾在廟口狐假虎威吃香喝辣,然而現在我不但與特權和流氓劃清界線,還不時寫文章挖苦他們,這無異是一種成長,在看清權貴的面目之後。可是此刻若有警車願意幫我開道,我想我大概無法拒絕。我真希望有人抬著轎子載我一家老小逛夜市,最好還是附冷氣的七人座。

邊逛著我邊想著,發現特權原來是頂稀鬆平常的事,好比我對我的客戶也不可能一視同仁,總有人可以獲得額外的優待。此外我不知道有誰的人生目標是追求「和他人一樣」。從小我們總是期待自己有天能高人一等,不幸我們都沒能達成,只好眼巴巴地看著那些高我們一等的在那爽著,看了看,我操,心裡不平衡了,說人家耍特權。其實說穿了只是咱們自己無權可耍而已。一口吃掉手裡的「一口吃香腸」,我遍尋不著垃圾桶,竹籤只得留在指間像支鼓棒般來回旋轉著,轉得我恍然大悟:權力好像這竹籤,更像雙截棍與溜溜球,一旦交到你手上,估計你也忍不住要耍幾下。

而公眾人物對特權總是特別避諱,原因是太多眼睛盯著看,以至於他不得不努力表演出一付推動全人類平等的態度來獲得你們這些沒有特權的老百姓的持續支持。我認為「無差別待遇」不僅不切實際同時也違反了人性,因為人本身就有所差別,有高低之分,好比我與羅志祥一同墜海,問你要救哪一個,那我反正是死定了。你這一生若還有時間去反抗,求取一個不存在的平等,不如努力讓自己不要往低的那一邊去。當然,我所謂的享用特權,必定得局限在法律所規範的範圍以內,違法的事別說了,一律送辦。而我終於找到了垃圾桶。

「啊,那羊肉羮平凡極了」,回程路上大家異口「同聲」地說。

但價錢卻不怎麼平凡,一碗要六十元。不遠處的天婦羅顯然便宜得多,只要三十五,可是難吃得要命。這一切與我印象中的廟口美食不同。所幸水煎包和豆花的水平還可以,煎包子的叫三姐妹,賣豆花的叫三兄弟。

嚴格講,上面那句話出口時不能算「同聲」。我母親,也就是大將軍,年事稍高,反應差一點,偏偏又不肯承認,加上耳朵也不大好,往往要慢上好幾拍,等我們大夥對話已經結束了,她又像個局外人似的加入我們,並且起了一個新話題:「剛那羊肉羮實在普通。」

於是羊肉羮被罵了兩次。


待續......

35 意見:

staphnie 提到...

哇哈,我第一個留言!

真是美好的一天。

水月劍舞 提到...

喔喔!!!有二香可以搶,今天一定會很順利

JanaLEE 提到...

還有第三可以搶,運氣真好

Dolly 提到...

前四名,感覺還不錯
現在廟口美食大多只剩回憶,
老的退下來給第二代,
改變是好是壞不知,但總覺得少了點味道
害我只得轉身往巷子深處找尋其他回憶

Black 提到...

對於基隆的交通頗有同感

vicyao 提到...

太妙了

丹尼熊 提到...

第五ㄇ???有沙發座???

Dolly 提到...

突然想到,特權不就這麼回事
從日常生活講吧,
小個子女生總是可以拜託別人幫忙搬東西/提東西
女朋友可以撒嬌跟男生買禮物之類的
所以我從來不追求男女平等

另外,別人我不知道
我是一定救D大的
畢竟這樣才有新文可以看不是?

Colin Wen 提到...

在基隆念書 畢業也許久
廟口的食物總是和大學生活的記憶 畫上顯著相關
看到廟口食物的腐敗 還真的感到有點難過~

John Wu 提到...

那就是現在的基隆廟口無誤啊!!!

宮本毛妹又帶刀 提到...

下海的如果是Dre博士 誰不拼得一身剮 也要拉有才德人一把
ˊ_>ˋ

話說回來 真的是太久沒去旅遊 前天從屏東回來
每樣東西看起來都像為阿陸仔設計的 不光是價格
連結帳人員的臉色也一樣 總會令人惱火

照實說基隆廟口 能吃的沒半樣
油飯乾有怪味 天婦羅不知是不是給人類吃的
去了十幾次 每次都吃不一樣的 就沒有一樣能吃的
嘆 .. 兩個小時摩托車程 不如去饒河街吃碗藥膳羊肉
這麼差勁還去這麼多次? 沒辦法 不信邪嘛
我就不信這麼有名的地方 連我的口味的找不到

anikimeow 提到...

也坐到前頭了, 基隆的交通實在是完全不為外地人考慮的

天空飛揚 提到...

有機會要到基隆見識見識

85肚兮 提到...

D大~
如果您與林志玲一起落海,才會真的死定了!
您不要妄自菲薄。

虎爺&虎小加 提到...

身為基隆人~
我必須說交通確實不太好,因為幾乎每條路都是單行道,一不小心就會過頭
但是車位其實沒那麼難找,大多都是停碼頭邊的地下停車場,要不就是信二路的立體停車場,走到廟口都不算太遠
現在去廟口大概都只吃固定的幾樣了,碳烤三明治(火腿豬排蛋三明治),碳烤蚵仔煎,魯排骨飯,阿華咖哩炒麵吃完就走人....

感覺好像陪D大逛了一圈廟口,只可惜小的家裡不是製冰廠,也沒有特權可用,不能吃免錢的,不過我可以請客~

David Kuo 提到...

「特權原來是頂稀鬆平常的事..」

沒辦法擁有或使用特權,
只好酸一下特權,
讓心中得到飽足感。

a8650224 提到...

這燈籠那段怎麼那麼村上。

CBCT 提到...

不過一年多沒回台灣, 原來這年頭金城武已經不如羅志祥?
同時落海,死定的竟然是金城武的孿生兄弟
那我還是別回去了.

DRE 提到...

To staphnie,
祝 美好。

To 水月劍舞,
祝 順利。

To JanaLEE,
祝 運氣好。

To Dolly,
巷子深處有啥寶藏?

To Black,
你要是基隆市長就好了。

To vicyao,
還可以。

To 丹尼熊,
前五排是博愛座。

To Dolly,
說的很好,那是幸福的第一步。

To Colin Wen,
我的大學生活記憶倒是可以和腐敗畫上顯著的相關。

To John Wu,
別是今後的。

To 宮本毛妹又帶刀,
天婦羅是絕對碰不得的。
不過我也不信邪,下次還去。

To anikimeow,
實不相瞞,敝格已過氣,你這位子屬於尾段。

To 天空飛揚,
您現在住月亮上是嗎。

To 85肚兮,
那不用麻煩各位,我直接救她了。

To 虎爺,
豬排三明治我看了一下,頗有興趣,可惜人多,放棄。

To David Kuo,
一般飽足感是來自胃中。

To a8650224,
村上........里沙?

To CBCT,
也不必那麼悲觀。上船之前問一下羅志祥在不在就好了。

Mic Waozwski 提到...

吃完全部最有印象的還是超營養三明治。

趙晨宇 提到...

還有泡泡冰跟湯圓呢

DRE 提到...

感謝虎爺和趙晨宇指引。

張大俠 提到...

往事歷歷在目卻又不堪回首,當年我確實曾在廟口狐假虎威吃香喝辣,然而現在我不但與特權和流氓劃清界線,還不時寫文章挖苦他們,這無異是一種成長,在看清權貴的面目之後。可是此刻若有警車願意幫我開道,我想我大概無法拒絕。我真希望有人抬著轎子載我一家老小逛夜市,最好還是附冷氣的七人座。

Dr. DRE:

這樣寫等於要當婊子又要立貞潔牌坊...

DRE 提到...

不可兩極化。你頂多能罵我竟然也有性慾。

呼立夕 提到...

Dear DRE
您是晚上都不用睡的喲....

Juiwan 提到...

去年回台灣也有去基隆廟口,有家是賣白水豬腳,真是讓我驚豔,那湯頭非常鮮醇一點也不油膩

Unknown 提到...

比較好奇的是
dre 大,您家裡有幾台大7 ?

李俊育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paul 提到...

基隆...自己去吃的話
我覺得火車站區還保有原味
還有某些日本料理,便宜新鮮又大碗
google一下就有資料

廟口很多家是把招牌租人
然後在附近開店......

毛貳 提到...

一直出文章看完真是通體舒暢
...
沒人想吃口香腸?

David 提到...

"好比我與羅志祥一同墜海,問你要救哪一個,那我反正是死定了。"看到這一段一整個大笑!D大寫的太棒了。

匿名 提到...

相聲 西門町

薄荷咖啡 提到...

這個連載裡似乎偶有一絲感傷的味道歐...

Home is where your heart is.
童年和青春只存於回憶裡。

好比我腦海中的動物園仍然是一進園就先被臭臭的羊咩咩包圍,然後習慣被人餵食的羊兒與我爭奪手中明明是裝著彩色筆的塑膠袋,結果入園不到10分鐘等會兒要用來寫生的圖畫紙就硬生生被牠嚼進肚子裡了...(陷入沉思)

DRE 提到...

兒時回憶外,更多是鄉愁。

薄荷咖啡 提到...


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

(這句話的漏洞是要住了金窩和銀窩之後,才有辦法比較看看)


感覺Dre真的很心繫太平洋中這一小島
是不是要"僑居",才會有這麼濃厚的鄉愁
像是短暫在外混幾年,當時從來沒這麼思鄉過,其他的感觸倒是很多

張貼留言

Subscribe